归档之于 ‘ 2015 年一月

下雪了

下雪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过年前的第一场雪,2015年的第一场雪。

从前天下雨开始,一直期盼着下雪,天气预报也说会下,今早躺在床上心想应该是要下雪了吧,起来打开窗户一看,嘿,果真下雪了!细小的雪花斜飘着,路上的行人撑着伞,草地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白雪。真下雪了,虽然不大,但也是欢喜的。 阅读全文

《The Road Not Taken》——未选择的路

这首歌是最近身边同事朋友讨论得比较热烈的一部电视剧中的一首插曲,歌名是《The Road Not Taken》,演唱者百度上介绍是来自北大的唱作女生高姗,是目前内地最具人气的独立学生歌手,她的音乐风格集民谣、爵士、流行为一体,清新温暖,自成一派。

当时听到这首歌的时候一下子就被抓住了,与剧中情景和人物心理很贴合,前期低缓后转急促欢快,就似转瞬间人物内心已做好决定奔跑着去追寻所爱的步子,重新燃烧的炙火。 阅读全文

布瓜的PS:小嘟

娱乐一下。

翻笔记本的时候,看到上面某个角落有之前无聊随手涂鸦的怪表情,于是乎想用ps做个卡通人物头像。加点头发,加点小红脸,加点圆圆的樱桃眼就出来啦。共有三个表情:嘟嘴的,咧嘴的,小嘴的。它有名字哦,我把它叫小嘟。:-D

duzui

阅读全文

人生三境界

人生有三重境界,这三重境界可以用一段充满禅机的语言来说明,这段语言便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这就是说一个人的人生之初纯洁无瑕,初识世界,一切都是新鲜的,眼睛看见什么就是什么,人家告诉他这是山,他就认识了山,告诉他这是水,他就认识了水。 阅读全文

《QUE SERA SERA 》,顺其自然吧。

歌词娓娓叙来,歌声婉转动听。小时候也像歌词中描写的一样总爱想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样子,现在我长大了,站在镜子面前一看,哦,原来我长这个样子。

que sera sera,古西班牙语,其解释就是Whatever will be, will be。歌曲源自导演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的电影《擒凶记》,演唱者多丽丝·戴(Doris Day)也是影片中女主角麦昆夫人的扮演者,她就是唱着这首“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给囚禁中的小儿子发信号,而最终将其带出险境。

这首歌同时还是一部澳大利亚粘土动画《玛丽和马克思》(Mary and Max)中的插曲。韩寒的《后会无期》中有首插曲也是这歌。

阅读全文

黄瓜愿意开一个黄花,就开一个黄花

“黄瓜愿意开一个黄花,就开一个黄花,愿意结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瓜。若都不愿意,就是一个黄瓜也不结,一朵花也不开,也没有人问它。”——萧红《呼兰河传》


PS:第一眼看到这句话就喜欢上了,是萧红的《呼兰河传》里面的一句话,全段是:“凡是在太阳下的,都是健康的、漂亮的,拍一拍连大树都会发响的,叫一叫就是站在对面的土墙都会回答似的。花开了,就像花睡醒了似的。鸟飞了,就像鸟上天了似的。虫子叫了,就像虫子在说话似的。一切都活了。都有无限的本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倭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愿意爬上房就爬上房。黄瓜愿意开一个黄花,就开一个黄花,愿意结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瓜。若都不愿意,就是一个黄瓜也不结,一朵花也不开,也没有人问它。”

多么从容随性自由的黄瓜啊!

《Lemon Tree》——Fool’s Garden愚人花园

畅快又起伏的旋律与饱满的情感融合在一起,置身其中,仿佛你也是歌中的那个人,有欢快,有不安,有期待,有小调皮的心情…… 听着容易上瘾。

lemon tree 一歌由Fool’s Garden(愚人花园)于1996年首唱,1996年,一曲“LEMON TREE”(柠檬树)使这支原本寂寂无名的德国5人乐队一下子红遍欧洲、亚洲,同时也有The brothers four 演唱的美国乡村版,在被苏慧伦翻唱后也开始为国人熟知。台湾歌手王若琳在2011年9月23日发行的专辑《为爱做的一切》中翻唱此曲。 阅读全文

so,so fa mi re so so…..

感冒了,鼻塞头晕有点难受。

天气好冷,冷的没有情怀做任何事,除了天天早早的钻被窝睡觉。

每天必过的地下通道,眼前掠过一个个行人。这时,听到声音浑厚的男高音唱着so,so fa mi re so so……循声音望去,是位爷爷牵着手中的孙女,貌似在跟孙女讲她今天弹的钢琴,讲完后又用他浑厚的男高音唱起so,so fa mi re so so……爷爷看着还挺年轻,像个中年老大叔。现在很少听到这种在路上走着无意中唱歌哼歌的人了。而且今天听到的还是这么深情饱满的男高音,哈哈。 阅读全文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