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靖,我眼中的一位“任性”皇帝

不觉得自己是个奇葩,但总喜欢那些奇葩的人和奇葩的事。比如,明朝嘉靖帝朱厚熜在我眼里就是一位“奇葩”的皇帝。

有人说他是最聪明的皇帝,玩弄群臣于鼓掌之中。

有人说他是明朝最独特的皇帝,练道修玄二十多年不上朝。

有人说他是明朝第一明君,也有人说他不是一个好皇帝。

然而,在我眼里,他这皇帝当得有点小任性。奇葩的人多少有点任性,或者说任性的人有点奇葩。人有时候任性起来,看着还有点可爱。当然,这任性的背后,还有他的实力担当。下面就来说说几点个人浅薄的看法:

 

任性之一:我是来当皇帝的 不是来当太子的

嘉靖帝朱厚熜久有聪明的名声,博闻强记。本来皇帝是轮不到他来做的,他爹是藩王,当时的皇帝是他堂哥,老皇帝驾崩后没有儿子继位,皇太后和首辅杨廷和就决定让他来做皇帝。

当时年仅14岁的朱厚熜跟随朝廷代表团从老家钟祥到达北京城城外时,根据杨廷和的安排,要礼部让朱厚熜从东华门入,居文华殿,注意,这是迎接太子的礼仪。然后,朱厚熜就不愿意了,对他身边的长史说道:诏书上说是要我来当皇帝的,不是来当皇子的,这个门我不进!然后,双方开始杠上了,僵持不下。最后没办法,皇太后让大臣们都去上书劝一劝朱厚熜进城,然后以迎接皇帝的礼仪让朱厚熜从国门——大明门入,随即在奉天殿即位。

小小年纪,才14岁就如此拎得清,腻害!

 

任性之二:当了皇帝也要认亲爹亲妈

为了让他这个皇帝当得名正言顺,当权的大臣们商议让朱厚熜过继给他大伯(弘治皇帝),而称自己的爹兴献王为“皇叔父兴献大王”,然而,他内心是拒绝的。其实,要放在历史上别的皇帝身上,可能会忍一忍,毕竟过继的不是别人,而是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大伯。继承了人家的皇位,就得当人家的儿子,白捡的皇帝手上又没有点实权和依靠,哪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要知道当时的当权大臣是杨廷和,说一不二的内阁首辅,权倾朝野!你嘉靖还只是一个刚上位的皇帝小儿,手中无半点权利,还能让你给得罪了?可他偏不,哪有让人当皇帝还不让认亲爹的!非得来硬的,于是两次驳回大臣的建议,然后和他们开始了长达三年半的大礼议之争。最后,嘉靖不顾朝臣反对,坚持把已经过世的亲生父亲兴献王追认为皇帝,兴献王墓为显陵,入享太庙,牌位排序在明武宗之上,而把他所承继皇位的泓治帝称为“皇伯考”,大礼议之争嘉靖取胜。

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事,嘉靖帝的妈——兴献王妃要入京,杨廷和坚持以王妃的礼仪接进,嘉靖坚持以皇太后的礼仪接进,两边又掐上了!然后,他又犟上了,他开始哭了,痛哭流涕的表示如果不让他妈进京,他也跟着回钟祥老家,这皇帝不当了!你们爱请谁谁当!所以,杨廷和也是没办法了,毕竟人家是皇帝,总不能老驳人家面子吧,以后的日子还长,可千万不能把自己混栽了,还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算了,最后总算是以皇太后的礼仪接兴献王妃入京。

所以啊,做人原则最重要,心中的那份坚守最重要,你看,人家嘉靖年纪轻轻的刚登帝位,就以退为进,心中怀揣的那份小倔强,最后还不是赢了。

 

任性之三:当皇帝就得当的像样,大刀阔斧改革 励精图治创繁荣

先来看看孔子和他学生子路的这段对话:

子路问孔子: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

子曰:必也正名乎!

子路心里就纳闷了,为什么要正名分?有这样做的吗?是不是不合时宜呢?这名又该怎么正?

子曰:野哉!由也!君子于其所不知,盖阙如也。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错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君子对于他所不知道的事情,总是采取存疑的态度。名分不正,说起话来就不顺当合理,说话不顺当合理,事情就办不成。事情办不成,礼乐也就不能兴盛。礼乐不能兴盛,刑罚的执行就不会得当。刑罚不得当,百姓就不知怎么办好。所以,君子一定要定下一个名分,必须能够说得明白,说出来一定能够行得通。君子对于自己的言行,是从不马马虎虎对待的。

熟读圣贤又聪明的嘉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必也正名乎”的分量呢,所以前几次才会倔强的和朝臣们杠上吧。请我来当皇帝,就必须让我当的名正言顺,别玩花样!不然以后面子往哪搁?当的不清不楚说的话还让人服不服?

好了,正名之后,就开始搞事情了,名是我嘉靖要正的,绕眼子的事情咱干不出来,说啥也不能打脸,得实实在在把这个国家治理好吧,不然以后这皇位也做不安稳。所以,在嘉靖帝统治前期,他励精图治、推行新政,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上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和整顿,出现”嘉靖中兴“空前繁荣的局面。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厉不厉害!呵呵,看来任性也得有任性的资本,人嘉靖文能治国武能安邦,傲娇!

 

任性之四:对亲儿子非常冷淡

嘉靖对自己的儿子是非常冷淡的,因为受到修道高人指点“两龙不相见”。为何?因为,在此前,嘉靖有两个儿子,都是封了太子之后没过多久就死了,嘉靖自己也曾病危过。所以,后来坚决不肯再封太子,他儿子裕王朱载垕是事实上的长子,最有希望成为太子,对于嘉靖来说属于潜龙吧,也坚决不见儿子,还把他迁到宫外住。嘉靖坚持所谓的二龙不相见可能也有保全他儿子的想法吧。可怜的是裕王,当时的心里阴影应该是比较大的吧。

冷淡归冷淡,但嘉靖为儿子考虑的很深远,选的老师都是梯队层次狠明显的:徐阶、高拱、张居正,一旦驾崩,这三个大佬足以保证辅佐儿子二三十年。“父母爱子女,则为之计深远”,嘉靖没有溺爱他儿子,而是以一种不为人理解的深远布局安排表达着他的父爱,毕竟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哪能像寻常人一样将爱挂在嘴上、表现在面上。他需要的是给大明江山留下一个足以君临万方、抚育万民的皇帝。

 

任性之五:二十余年不上朝 修玄学避居西苑  

记得在《大明王朝1566》剧中嘉靖当着自己的儿子孙子的面对海瑞说过这样一段话:“君既不是山,臣民便不是江。古人称,长江为江,黄河为河。长江水清,黄河水浊,长江流之,黄河亦流之。古谚云,圣人出,黄河清。可黄河什么时候清过?长江之水灌溉了两岸数省之田地,黄河之水也灌溉了数省两岸之田地。只能不因水清而偏用,也只能不因水浊而偏废。自古皆然,此人(指海瑞)不懂这个道理,奏疏中劝朕只用长江而废黄河,朕岂可乎?反之,黄河一旦泛滥,便须治理,这是朕为什么罢黜严嵩杀严世蕃等人的道理。再反之,长江一旦泛滥,朕也要治理,这便是朕为什么罢黜杨廷和、夏言,杀杨继盛、沈炼等人的道理。比方此人,自以为清流,将君父比喻为山,水却淹没了山头,这便是泛滥。朕知道,你一心想朕杀了你,然后你好把自己的名字写在史册里,写在人心里,却置朕一个杀清流的罪名!这样的清流便不得不杀!”

有人说上面嘉靖说的这段话便是他执政的思想与智慧,用清流、贪官两派势力互相牵制,又用司礼监和内阁牵制,用帝王心术平衡,加上他个人智慧,皇权得以空前集中。他很聪明,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就干倒了杨廷和。

刘和平也说过这一段话:嘉靖和海瑞,一个是最高权力境界的孤独者,一位是最高道德境界的孤独者。他们都生活在困境之中,嘉靖不愿做最大的奴隶,却把自己变成了最大的囚徒,二十七年不上朝,足不出丹房,自己软禁了自己;海瑞在自己的精神中建盖了一座牢房,为原则可以牺牲一切,最自己制定的原则绝对不放弃。两个人都是精神的囚徒,但他们互相懂得。

他们互相懂得,所以最终嘉靖还是心软了,没有杀海瑞。

我想,嘉靖大概是后来厌倦了朝臣各派系之间的争斗仇视、拆台挖坑等,才会避居西苑修习道术,追求长生不老。二十年经常不上朝,不穿龙袍,不坐龙椅,却知晓朝中所有事情,牢牢把握军政大权,让国家机器照常运转流畅。前半生兢兢业业搞事业,后半生开始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放任诺大个天下“不闻不问”,够任性!

嘉靖皇帝、大明第十一位皇帝,在位四十五年,一生酷爱挑战强人,帝王之术娴熟无匹,玩弄杨廷和、张璁、夏言、严嵩、徐阶、高拱、张居正等猛人于股掌之上,重用胡宗宪、俞大猷、戚继光等名将,南平倭寇、北抗鞑靼,容纳海瑞天下第一批评。堪称“率帅之才”,前半生励精图治,挺身台前,天下翕然称治,后半生虎踞天下、释放朝政烟幕、隐身幕后研究以无为操控天下的终极政治命题。60岁病逝于寝宫之中,结束了自己荒唐传奇的一生。

你,只是不懂他的孤独。

(PS:本文未对历史有深入研究,仅是个人浅薄观点,欢迎指正。)

  • Trackback 关闭
  • 评论 (2)
  1. 支持了,以后会常来学习的

  2. 说的真好,顶一个

您必须 登陆 后才能发表评论

retur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