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流浪人归,亦若回流川。

人世间,流浪人归,亦若回流川。——《深夜食堂》


PS:《大佛普拉斯》中菜埔在肚财死后第一次走进了肚财的家,发现自己从未真正了解过肚财,那个曾经只敢在几平米的门卫室内欺负自己的朋友肚财——用废品搭建宇宙飞船造型的床、堆满床的娃娃,船顶贴满杂志上剪下来的美女照片…..菜埔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飞船床中感知着这位朋友从未对外人开放过的领地。

就像你永远不知道,一个干瘦猥琐捡垃圾的中年大叔,喜欢睡在太空舱里,还摆满了娃娃。

“我想虽然现在是太空时代,人类早就可以坐太空船去月球,但永远无法探索别人内心的宇宙”,电影最后出现的一段这样的独白。我想,即使是再渺小再平凡不过,即使是生如蝼蚁命如草芥的人生,也是发着光的吧。心中有一块坚决捍卫着的精神领地,独属于自己,不轻易向外人展示,小心翼翼的呵护着,那里有一份治愈,有一份温暖,有一份安心,更有一份体面。

而你也永远不会知道他人光鲜亮丽的皮囊之下,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就像你不会知道,黄启文浓密黑厚的假发下是一颗秃了顶的脑袋,生意场纵情声色犬马钱权交易。而受万人朝拜的菩萨肚子里有一具死尸。

在我看来,肚财是一个靠卖废品为生的现实世界拾荒者,更像是一个精神世界的拾荒者,相对于菜埔他了解的世界更大,知道行车记录仪里面的记忆卡是什么,知道“puta”台语和西班牙语的意思,知道美国纽约自由女神像……..一穷二白但又喜欢用卖废品的钱去夹娃娃,说是为了治愈。平时对面废品站老板兼同学怯弱畏缩,但面对警察不明不白的逮捕时又奋力抵抗。会去看望坐监狱时给自己送饭吃的面会馆老板娘…….

算得上是肚财朋友的流浪汉释迦,没人知道他的过去,只知道他住在废弃的海防卫哨里,话少的可怜,爱整洁,喜欢漫无目的地骑着自行车绕着村子一圈又一圈,睡在一张吊床上,要听海浪声才能入眠。

有人说:睡眠是一件很宽阔的事情,它发生在地球某处的夜晚,此时人是静止的,你躺在茫茫宇宙里,沧海一粟,微不足道,你选择什么和你相伴,才能放心进入这个无意识的状态?于是有人睡在太空舱里,有人睡在海浪声里。无非是一些能让我们不那么寂寞、比较安心的东西。

人世间,流浪人归,亦若回流川。

众人皆苦,平安喜乐,且行且珍惜。

  • Trackback 关闭
  • 评论 (1)
  1. 过来支持一下值得收藏分享

return top